365app

就坐五六个小时的火车

2021-03-05 09:58    作者:365app

  在临沂人民广场上,有一群年轻人穿着黑色的队服,伴随着震撼而有节奏感的音乐,跳着让人看不懂的舞步,但却洋溢着青春与活力,吸引了不少人驻足观望。这是临沂小伙姜风组建的BM(低音旋律)舞团,下至10岁的孩子,上至60多岁的老大爷,都是舞团里活跃的团员。

  初次与BM舞团的成员见面,是在热闹的人民广场上。无意间看到一群年轻人在跳舞,动作迅速有力,音乐强悍有震撼力。这是临沂小伙姜风组建的BM(低音旋律)舞团,他们所跳的舞蹈叫曳步舞,又叫墨尔本曳步舞,起源于澳大利亚。20世纪80年代,在墨尔本的一些地下舞场开始流行,其个性的舞步加上强劲的音乐以及个性的服装,极其吸引人眼光。

  “曳步舞属于硬派风格舞蹈,非常注重腿部和脚步的动作,随着音乐节拍快速踢、踩、跳、跺,以及快速旋转等。”姜风告诉记者,这也是很多外行人看不懂舞蹈动作的原因。

  “我们这里完全是免费教学,不收任何费用。”姜风说,之所以这样做,只是单纯地想集结那些热爱曳步舞的人。据了解,该舞团学员中年龄最小的只有10岁,而年龄最大的已有60多岁。

  姜风向记者说,这位60多岁的老大爷晚上经常到他们跳舞的地方旁观,终于有一天鼓起勇气,要求加入BM舞团。这位老大爷风趣地说:“再不疯狂就真的没有机会了。”

  去年毕业于山东交通学院的姜风,所学的专业和汽车有关,在学校里他加入了曳步舞社团。然而,身高1.9米的他并不受社团的欢迎。“身高较高,协调性和灵活性相比要差一点,而跳曳步舞正好对这方面要求较高,否则很难练好这个舞蹈。”姜风说。

  起初,对于社团成员的不接受,姜风心中很纠结,也很难受,可是姜风不服气。每天他除了上课,剩余的绝大部分时间都用来自学曳步舞。当其他同学忙着玩游戏、聚会吃饭的时候,他都留在宿舍练习跳舞。由于没有任何基础,练习曳步舞就没那么容易,他就从网上搜索一些有关视频,放慢播放速度,一点一点跟着练习。

  “在学校,条件比较艰苦,连个跳舞的镜子都没有,我就买了个台灯,看着照出的影子练习跳舞。”姜风说,经过整整一周的时间,他已经跳得像模像样了。当他在社团活动上展现潇洒的舞姿时,让所有社员刮目相看,这也让他在社团中赢得了一席之地。

  大一那年暑假,姜风放假回到临沂,在人民广场上偶然发现有一个舞团正在练习曳步舞。他非常想加入这个舞团,但是舞团里的成员不愿意再接受新的成员。“我就厚着脸皮跟他们一起跳。”姜风说,后来一个年龄很小的团员和他相处得很好,教他一些舞蹈动作,慢慢地其他团员看他如此坚持,也开始接受他。

  后来,舞团的团长不想再继续跳舞了,他看出姜风对曳步舞的热爱,就想着让他担任团长。姜风说,就这样,他接收了一个处于半解散状态的舞团。“当时舞团里算上我只有6个人,但是我心中就憋着一股劲,一定要把社团建起来。”姜风说,除了用心和团员练舞的同时,他还在贴吧、论坛、微博等上面发帖子,大力宣传他们舞团。经过一个月的不懈努力,他所创建的舞团已经达到了55人。

  2012年9月份,姜风正式创立BM(低音旋律的缩写)舞团。“后来前舞团有3个成员找到我,表示我走到哪儿他们就跟到哪儿,给了我莫大的鼓舞与动力。”姜风说,也正是他们几个好舞伴、好朋友给与他信心。他在学校没事的时候,就坐五六个小时的火车,飞奔回到临沂,和舞团成员练舞。

  练舞的时候,成员们为了找跳舞的感觉,干脆脱掉鞋子,光着脚在地上练习。由于跳舞的时候脚要摩擦地板,脚经常会被磨出血,但是他们一点都不在乎。

  为了能与高手交流,姜风常带着团员到各地参加比赛。可是由于他们是纯粹地爱好曳步舞,不带有任何商业利益,去参加一些商业比赛总是有些吃亏。

  去年去济宁参加一个商业性比赛,一共去了8个人,参赛项目是个人斗舞,结果自认为跳得不错却没有获得理想的比赛效果。姜风说,后来知道该比赛完全是一个舞团为了宣传自己而举办的比赛。

  不过这些在姜风看来没什么,“经历的比赛多了,也渐渐悟出些道理,输了比赛还是说明自己跳得不够出色。”姜风淡然地说,倘若他们跳得无与伦比,即使评委有猫腻也很难面对台下的观众。然而,值得庆幸的是,每次比赛都能与高手过招,增长了见识。

  值得一提的是,每次比赛都有舞团成员在后面支持着、鼓励着,他们就像是自己的家人一样,时刻坚守在一起。喜欢曳步舞的成员来自各行各业,还有很多是没有任何经济来源的学生,姜风在练舞中或者生活中都会尽自己最大的努力提供帮助。

365app